阿里云服务器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要闻
要闻 中国台湾网 2024-05-02 505浏览

离开体制的年轻人:30岁那年 他辞去公务员寻找人生的旷野

来源:封面新闻

封面新闻记者秦怡

拿到离职证明那天,伍茂源发了一条朋友圈:是在光芒普照的路上奔跑,还是在开拓一半的荆棘中继续前行……经过无数个辗转的夜,我明白了。

这是一封由成都市政协办公厅出具的离职证明,短短几行字,记录了伍茂源在体制内工作5年的经历和成绩。那一年(2018年),他30岁,辞职前是成都市政协办公厅主任科员。


伍茂源辞去公务员时,发了一条朋友圈。

回顾成长轨迹,伍茂源是传统叙事中典型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:以广安市岳池县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暨南大学,研究生保送至四川大学;毕业后考公,从150个报考者中脱颖而出,进入成都市政协办公厅工作。30岁辞去公务员,似乎是这个“85后”小伙做过最叛逆的事。

人生是旷野,这是近年来社交媒体上广受年轻人追捧的一句话。这句话曾带给很多年轻人辞职、转行和追寻梦想的勇气。它仿佛在说,世界那么大,人生不应该困在一个选择里。

今年“五四青年节”前夕,封面新闻记者和伍茂源聊了聊。通过一个年轻人离开体制的决定,我们看到了一个顶着世俗压力坚定“做自己”的故事。过程中有过孤独、疲惫、和经济落差,但唯独没有后悔。


伍茂源称不后悔辞职。

“老祖宗”没有那么狭隘

互联网上,存在着这样一句话:宇宙的尽头是编制。它的背后,是社会对考公考编的热议。在这样的语境下,辞掉公务员的行为,被不少网友调侃为“违背老祖宗的决定”。

“老祖宗没有那么狭隘。”伍茂源如是回应。他说中国几千年的社会历程中,有“学而优则仕”的向上流动,有“官学下移”的典故,也有“解甲归田”的归隐,“我们不应该去贬低任何一个个体的选择。”

伍茂源作出选择时,没有一丝头脑发热,仍然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。“他们都是从体制内成长起来的,担心我能不能养活自己。公务员这个身份,让他们也有面子。”他理解父母的担忧,仍然坚定地辞了职。而他的去向,是农村。

时间回到2016年6月,时任成都市政协办公厅副主任科员的伍茂源听从组织安排,参加了成都市第三轮第二批精准扶贫帮扶工作,来到成都市蒲江县箭塔村担任“第一书记”。

借助在政协学到的工作方法,他把民主协商的工作思路用在乡贤身上,用在村民身上,也用在年轻人身上。慢慢地,他发现村子里生出了变化:通过社区营造,村民们有了主人翁意识,在所有人一起努力的情况下,村子里的历史文化资源逐渐被盘活。

文化自信带给村庄发展的底气和可能。结合乡村场景,伍茂源建议村民用沉浸式体验的方式开发文创业态,把当地传统的猪神菩萨祭祀民俗改造为邀请城市人来村过年的“箭塔年猪祭”。乡村场景与节庆体验的创意融合,让箭塔年猪祭大获成功,第一年吸引了近千名游客。


伍茂源(左一)和箭塔村的小伙伴们一起。

很快,两年的扶贫生活结束了。根据工作安排,伍茂源需要回到成都市政协工作。但此时,一群人共同探索出来的社区营造实验,还没开花结果就出现了分歧。“当时有好些大学生放弃了月薪七八千的工作回乡创业,如果我没有把这个模式探索和完成,我会辜负很多人。”伍茂源说。

离开体制后需要转变心态

离开体制的生活,首先迎来的是经济落差,“收入直接腰斩”。回到箭塔村,他起初在一家社会组织工作,以社区营造激活村民参与乡村振兴的主体性,探索乡村发展模式。

“但那个时候,整个人意气风发的,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。对那时的我来说,经济的压力根本不是压力。”带着要把事情做好的决心探索,但一切并未朝着伍茂源理想中的方向发展。


在乡村,他找到了真正想做的事。

辞职两年后,伍茂源决定自己创业做社区营造。掏出仅有的5万存款,他和合伙人行动了起来:在村子里盖房子、建基地、做项目、想发展……

然而身处崎岖的路径,难免滋生负面的情绪。那些漫长的探索中,他更惧怕的是旅途中无人理解的孤独、不知道还要扛多久的艰辛、和反复袭来的疲惫。

他很感激那些支持的声音。有合伙人,大家有着共同的目标和理想,多年来不离不弃;有前同事,大家像是商量好的,隔三差五轮流打来电话,关心近况;也有村民,越来越强烈的归属感让他们不断滋生新变化。

更重要的是,他感谢那个无论身处顺境逆境都坚定的自己,“离开体制后,需要转变的还有心态,只有积极的心态才能找到源源不断的勇气。”他坚信,内心深处真正想做的事,也一定会是正确的事。

但如果将时间线拉长,那些曾经的孤军奋战和彷徨迷茫都只是抵达旷野途中的休憩站。何况,这是一片真实的旷野。


在这片旷野,伍茂源(二排左一)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。

如今,伍茂源离开体制已有6年,时间好像验证了那个决定的答案:去年,当初村民们自发打造的年猪祭吸引游客破万;乡村社区营造的探索帮助了一批回乡创业的年轻人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留在这里。

父母也不再催他重新报考公务员。去年开始,走进退休生活的老两口定居箭塔村,和儿子一同感受这片土地的魅力。

不要忘记最初的梦想

如果没有辞职,人生会是怎么样?伍茂源循着前同事的成长轨迹,有了大致的轮廓。只不过,他很清楚地知道,进入体制也并非他的初心。

2013年,在四川大学中文系读硕士的伍茂源原计划考博士、做学者,机缘巧合之下,在毕业的关口走上了就业道路。当时,他一门心思想找一份具有创造性的工作。因为喜欢游戏,他应聘过游戏文案,也投递其他工作,但都没能等来结果,随后准备起了公务员考试。

岗位也是精心挑选过的,“政协的职能包括政治协商,直觉告诉我,大家在一起工作会很有火花。”与此同时,这也是那一年公考中竞争最激烈的岗位,有超过150人报考。伍茂源以笔试第二、面试第二的成绩成功上岸。与优秀的考试成绩相对应的是,他的复习时间仅有1个月。

“在成都市政协工作那几年,我每天都会背着一个小书包。那是在提醒我自己,不要忘记最初的梦想是要当一名学者。”伍茂源迅速接受了这种变化,但也提醒自己,虽然没能做成一名学者,也要保有学者的精神。

那几年,伍茂源自觉成长了很多。“工作要求严谨,有理性的美感,也能真正地感受到为人民服务的赤诚。”这些真实的感受打破了他对体制曾有的刻板印象,也在工作中收获了成就感。那时,他觉得这是一份有价值、很愉快的工作,也未曾想过后来的工作会出现变化。

只是,当飞驰的人生突然偏离了原有的轨道,他才发现可以自由奔驰和翱翔的旷野是更值得追寻的方向,“生活在父母和社会规训中的我们,很难能可贵的是能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。”伍茂源说。

幸运的是,他找到了。

中国台湾网

中国台湾网10000+篇文章

站点 微博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中国台湾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
返回列表

拓展阅读

阿里云服务器

Copyright 2003-2024 by 中国台湾网 tw.cdxinw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